灵山古树水阁堂

  毓秀的群山,静谧的村庄,在千年古樟荫翳的掩映下,水阁堂显得淡定而从容;北枕青山,南面沃畴,东临清流,西含近舍。围墙的赭黄色,含蓄着积淀与邃远。殿角的飞檐,蕴绕着仙风禅韵。钟鼓的余音渐远,磬钹木鱼声声入耳。身临其境,红尘在飘缈中远去,千头万绪,顷刻清晰得只剩下一瞻大德的心思。

  水阁堂位于临海东塍镇东掖山下的东溪单村。北宋庆历五年(1045),天台宗三大家之一的名僧神照本如在东掖山下创建白莲寺,宣讲天台教义,听者日举千指。元符二年(1099),白莲寺分建能仁寺,号东掖两寺,成为天台宗山家派白莲系的祖庭和天台宗三大中心之一,两寺出了许多神照本如一系的天台宗高僧,名士香客争相进山听疏,东掖山道上终年人流络绎不息。浸淫于东掖山的慈云禅雨中,水阁堂在两宋时期接纳招待着进山朝拜的各方僧人和香客,东溪单村的百姓亦在佛教文化的耳濡目染中,修练得文明致孝,传承着千年的文风,至今俨然成为台州独一无二的孝心楷模村,村里设民间孝心基金50万元人民币,每年重阳节摆酒几十桌,举行敬老尊长活动,奖励敬老先进后辈,农村信用社对敬老先进发放无担保低息货款,支持创业致富,形成一股敬老致孝的好风气,受到国家、省市等各级媒体争相报导和追崇。

  水阁堂分前后两院,前院殿中供奉的神像,是本村人民历史上尊崇的地方保护神。进入前院东大门,廊后是方型的戏台,歇山顶飞檐翻角,藻井上彩绘琳琅,多为古代传奇故事。门廊两侧,钟鼓分列。院中生千年古樟一棵,擎天挺拔,生机勃发。在主持尼的引导下,至堂外北看古樟,阴冠酷似中国地图,转而南观古樟,绿阴变化成二龙腾云,北瞻南察,各呈神韵,可谓龙腾中华。村民告曰:古樟极具灵性,1960年村中刨树屑欲煎樟油,百煎而滴油不出,大家奇而作罢,古樟得保性命。2007年云娜台风袭境,古樟断枝一大截,折成多段整齐堆在院廊下,殿舍未损毫发,奇哉神哉,令人咋舌!前殿南角,存有半截石华表和石刻残碑半通,字迹年久模糊,大意记述水阁堂建于宋代,时有一落魄书生饿倒墙外,得僧尼救食,发达后思报建殿堂并塑像。

  后院系佛教道场,外门楹联:“杨柳枝头洒甘露,莲花座上慧风生。”一看便知僧尼为本堂住持。大雄宝殿前廊,立有蟠龙石柱两根,石雕工艺极其精湛,青苔斑驳,年代远久,散发着古色古香。院内设观音殿、地藏殿、念佛堂、知客寮等殿舍。大雄宝殿重修于民国17年(1928),为住持尼谛明师募化所修。殿廊内外多石刻楹联,外联:“阁耸菩提树,堂深般若林。”内联题:“百宝光中演一乘之妙,千花台上礼万德之尊。”“西方绿竹千年翠,南海莲花九品香。”隐隐禅风拂面。

  与住持尼释寂心师交谊,缘于历史文化,2010年受邀编写《东塍志》,去水阁堂取材,为堂内文风所沐,交谈中知寂心师出身科班,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,河北人。出家后慕名登东掖山参禅,无奈白莲寺已废近百年,下山路过水阁堂,为周围环境所羁,村人虔诚相挽,遂止足留驻,悉心规整堂舍,复兴白莲之风。寂心师年纪轻轻皈依佛门,言谈举止超凡脱俗,几次交往,几成忘年常客。师初到台州,予以引台州市佛协常务副主席蒞院结联,使其能捷时溶入台州佛界,后来果得定期收到《台州佛教》双月刊于案头,得以观研台州及全国佛教动态。平时得闲,常邀临海文友三五,去水阁堂听寂心师宣禅;暑夏敞开南堂门,清茗置案,沐凉风入脾。冬午,阳光中于殿院墙角环坐,热茶水果,极尽师之款待。自寂心师来驻水阁堂,仅几年面貌焕然一新,殿舍得到全面整修,钟鼓法具添置齐全,殿外亭榭临水,频添些许诗情画意。

  水阁堂的风水与节事,都被前人在戏台的柱联上写尽,读来使人颔首叹服:“一水壮东溪,前飞鲤信,后奏莺簧山外山;鼍鼓犀旗,共假东君节钺。丰阁凌南郡,上铄赤鸟,下莹皎兔二月二;杏花春雨,悉成南国文章。”水阁堂每年逢旧历二月二举行庙会,届时四乡八村的老小相携赴会,但闻钟鼓齐鸣,磬钹交奏,丝竹悠扬;殿内灯烛相映,香烟缭绕,连续旦夕的庙戏,淘得村舍万人空巷,贩夫走卒,引车卖浆者趋之若鹜。二月逢春,东溪清流中鲤跃鲫游,山谷中莺簧声声悠扬,戏台上鼍鼓阵阵犀旗猎猎,庙戏正演得热闹。天上翱翔着彩鸟,皎兔在春天的新绿中跳跃,杏花春雨中,一切都幻化为南国文章。多么曼妙的一席文化盛宴。

  2003年12月5日,水阁堂被列入临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同时也是市佛教保留场所。山的灵秀,水的莹洁,村的祥和,庙的禅韵,沿袭着东掖山源远流长的天台宗山家派白莲系的教义,在淡定从容的香烟袅袅中,飘向弥佗仙界,悟人洗尽铅华,潜入佛国。水阁堂如诗如画,笔者即兴创作了小诗一首:

  丰阁凌云东溪前,老樟千岁势擎天。

  梵殿晨钟催旭日,禅舍轻风拂柳烟。

  残碑文镌两宋事,香烛熏人潜入禅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