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与发现——康谷的古坊古寺古祠


        康谷在临海市东塍镇,靠近康谷溪,原康谷乡及康一、康二、康三行政村村委会驻地。据地名志载:“唐代记有康谷,明代山东参政郭维在郭氏谱中记为‘康功’,后沿用康谷之名,但当地群众口头上仍称为‘康功’。”“谷”、“功”混用,也许是两字在本地方言中谐音之故吧。
康谷唐时又称康山,为古代温州经章安至宁波等地的古驿道必经之地。
古坊:绣衣坊
        步行至康二村,村路中,立一石牌坊,即“绣衣坊”。牌坊为明朝廷为表记郭絍政绩而赐建。
        郭絍为康二村人,号松崖、康谷,明成化七年(1471年)中举人,十七年(1481年)登进士,曾任江西袁州宜春知县、南京徽州府绩溪知县、南京监察御史、广东顺德知府、山东右参政等职。他为官清廉,告老归里时只携图书数卷,可谓两袖清风;同时他又不畏权势,有“再生包公”之誉,为官任上所莅郡县百姓为之立德政碑,去思碑,建生祠,入台州文庙乡贤祠。
        绣衣坊牌坊原为三间,至民国时期,牌坊已成单间双柱,高七米余,坊额题“绣衣”,旁右镌职官题名“浙江监察御史陈铨,台州知府陈相,同知陆瑛,通判袁文纪,推官盛广”,左镌“临海知县毋恩,县丞王纶,弘治辛酉(1501)夏吉旦,赐辛丑进士监察御史郭”。东边镂雕“衣”、西边镂雕“裤”纹饰。
        观看牌坊时,正是午饭时间,牌坊边上的一户人家中正在用中餐的老伯见有人观赏牌坊,放下碗筷,热心友善地前来为我介绍牌坊的“前世今生”。老伯是郭氏后人,他说牌坊在文革时曾被拆毁,被农家建了猪圈,后来牌坊的构件被陆续找回并重树。老伯说原址要稍靠近前边的十字路口些,石柱也没现在立得那么高;牌坊上刻有“绣衣”的石牌及两侧的小柱、还有两根四方高大的石柱都是原件,其它构件因原件损毁是后加的。牌坊前的路边还有一口古井,井圈只剩下半边,另一边放置着一块经过凿刻的大石条,也来自原来的牌坊,是固定牌坊立柱用的。
        “绣衣坊”前有郭氏宗祠,又名仁德堂,初建于元,民国元年重建。目前宗祠正在全面重建,规模宏大。工地前堆放着一堆的粗大古朴的石柱,为原宗祠拆下的立柱。来迟了,老宗祠的模样已不可见,甚憾。
        康二村口,又有座上宫殿,石柱架构,16根石柱上镌八副楹联;殿前有戏台,似出租作为劳务加工场所。整座上宫殿显得古旧,为民国15年(1926年)重建,西边墙壁嵌有民国29年(1940年)刊重建上宫殿石碑。
        村口路侧有古柏一株,粗壮,浓绿。
        古刹:广福寺
        沿广福路前行,康二村头,为唐代古刹广福寺。新建的寺庙规模宏大,气宇不凡。山六寺额为清道光五年钦命吏部尚书潘道恩所题,大雄宝殿“智月常圆”匾为乾隆九年钦命浙江提督刑部右侍郎彭启丰所书。
        广福寺始建于唐元和六年(811年),旧名“资瑞”,为名僧重济所创建,原在康谷寺岙,北宋景德元年(1004年)迁址康谷龙岫山南麓(即现址),宁熙间赐额“寿圣禅院”,南宋隆兴元年改今额。广福寺历代多有废兴,1949年后广福寺辟为康谷中小学校舍。2008年广福寺重新建成。
        穿过宽阔的新庙宇,后院有座木结构两屋七间瓦房,为老方丈楼,即原广福寺所在。房前廊下有民国英参大师墓碑,一侧立清重建广福寺碑记半截残碑。廊柱上写着教育标语,大门两侧是“康小育我成才,我为母校添彩”,大堂正中的木板上写着“教书育人,为人师表”,一边的黑板上画着课程表,墙上张贴着时刻表、标明的时间是1997年,门上还钉着“仪器室”、“图书室”等铭牌;右侧一间打着锅台,摆着木桌,是当年学校的食堂;二楼前后为众多的小房间,是当年老师的宿舍和办公室……老屋几乎没有佛教场所的印记,到处是学校的痕迹,不过老屋似已废弃。
        古祠:郑瓘祠
        康一村大路边,有郑瓘祠,为木结构的三间平房,房前道地上有卵石铺成的铜钱图案,屋梁上是一块项秉炎书“台教正宗”的牌匾,屋栋上有“中华民国三十八年阳月吉旦三村重建百世其?”字样。屋内木柱粗壮,廊前四根木柱上则分别写着四句“伟大的……万岁”的标语。
房子正中悬挂有郑瓘彩色绘像及唐协律郎郑瓘的生平介绍。”
        郑瓘为“台教正宗”广文馆博士郑虔之曾孙,曾官协律郎,与大诗人杜牧为友。828年郑瓘隐居广福寺读书,后入赘康谷,成为当地郑氏始祖,其后裔繁衍于康谷下街、上街(今分康一、二、三村)、上岭、岭头胡诸村。
        郑瓘祠乃宋末郑氏后裔所建,据称门廊两边原各有诗一首,恰成楹联一副,上联为杜甫赠郑虔诗:“郑公粉绘随长夜,曹霸丹青已白头;天下何曾有山水,人间不解重骅骝。”下联为杜牧赠郑瓘诗:“广文遗韵留樗散,鸡犬图书共一船;自说江湖不归事,阻风中酒过年年”。现已不存。
        西边附屋二间,原作厨房,上世纪五十年代被供销社作为草帽收购站,现在住着一对退休的小学教师夫妻,依然在收购草帽。祠堂里及道地上堆放着收购来的大量草帽。祠堂管理不太讲究,住在一边的这对夫妻遇有漏雨能及时翻修,所以祠堂还不算破落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