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于宋代的赵老爷殿路廊

赵老爷殿规模很小,但名气很大。是东塍上街的保界殿,大约建于宋代。

殿位于临海东塍老街的东端,坐北朝南,殿内供奉财神赵公元帅赵公明。与其他地方一样,所供赵公明财神像皆顶盔披甲,身着战袍,执鞭,黑面浓须,形象威猛。财神像的正上方本悬挂着一块书有“骑龙驾虎”的横匾,财神像周围常画有聚宝盆、大元宝、宝珠、珊瑚之类,以加强财源之效果。

赵老爷殿也是古镇东塍几个地标之一,跟东塍老街其他殿一样,殿前均配有路廊,系东塍老街的东面入口处。

路廊有三间木结构平房。为公益建筑,供行人小憩,所以也有人称之为路亭。想当时除了骑马坐轿外,就是靠两条腿走路了。爬山涉水,尤其不易,时间久了,总有筋疲力尽的感觉,农民挑着一担农副产品,赶集,走不了两三里路,就得歇歇。而赵老爷殿路廊又是三门、岭根、小芝、杜桥等方向到东塍赶集的必经之路,可见路廊的作用何其大。路廊的南面原来有一道高2米左右,长9米有余的照壁,照壁的南面有一条小路,为棺材专用道,以示对神灵的敬畏。

古诗云:“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。”路亭我们台州话叫路廊,是唐宋诗词中最凄美的意象,那种“浮云游子意,落日故人情”的苍凉,总在“对长亭晚”的落寞中弥生,举酒饮泣,折柳送别,生命在千里奔波,生命是满面风尘,则从另一个角度说出了路廊功用。

赵老爷殿的路廊低矮狭窄简陋,没有东塍下街石板殿前二层路廊那么高大,与小路廊差不多,瓦顶砖墙,墙缝中细草随风微颤;墙砖是一种可以剖开的“开砖”,极是脆薄,叩之有声。白天行人、农夫歇足,晚来常有乞丐投宿。

记忆中,在雨天的时候,在午休的时候,村民们在路廊里玩摸狗卵子的游戏;或者利用路廊的柱子来编打稻草绳或洛麻绳。在暑热天有好心人煮茶免费供应,开水漂有谷糠,说是为了行人饥渴难耐的时候喝水慢一点,行人不知设茶者谁,但人人不肯浪费点滴,拿着“牛草食筒”(盛水的竹器)慢慢地喝着,珍爱逾恒。这种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的关心,这种浓浓的人情味,至今想起,往往动人。

文革时,因“破四旧,立新风”殿和路廊均遭受破坏,财神像也被拆了,赵老爷殿成为生产队的办公室,殿内的案桌也变成办公桌,殿傍那块记录殿历史的石牌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,至今下落不明,路廊的“开砖”荡然无存,只有几根柱子和几条路廊凳。说来也怪,赵老爷殿多次着火,但均着不起来,后来上街村民多次修复才得以保存。

改革开放后,城镇化的速度较快了,宅建用地紧张,有人开始动殿和路廊的脑筋,据说当地人用迷信断事的方法决定殿址的搬迁,结果是原地不动。

如今交通快捷,免费供应开水、行人农夫歇足、乞丐投宿都没了,也不需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老人在此谈天说地。赵老爷殿的路廊是真正“农民百家讲坛”

他们讲的是东塍的轶事,谁家汉偷谁家的女,谁家的儿子如何孝顺,谁家媳妇如何蛮横……有的也是闻所未闻,富有趣味性,有些东塍的轶事他们会横生枝节。

现在,大多数的路廊已倒塌,小路廊也被城镇改造改得无影无踪,剩有的也成了历史文物,在风雨中飘摇着。但我还是怀念路廊文化,怀念那和谐休闲的生活,更怀念那种行善积德、热心公益的淳朴民风。

也许,没有了赵老爷殿,就没有了上街的路廊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