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海东塍石板殿

  □周才双

  石板殿原名西祝庙,位于东塍老街与横街的交叉点上,因临着东塍老街,且老街又是石板街,故名石板殿,供奉着平水尊王,占地约一公倾左右,四周青砖青瓦,没有围墙,较为森严,为下街的保界殿。

  始建于何年,无从查考。《周氏宗谱·穆轩公得峰顶平葬地缘始》记载有客“……自海游来者,病甚,息偃东塍逆旅中,几不起,岁将尽,主人焦灼万状,公闻之,往诊疗以药稍愈。……”说的是一江西看风水的先生来东塍投宿一事。这里边的“东塍逆旅”就在石板殿旁边,穆轩公是明代人。另外从殿内供奉着平水尊王,有两个版本,一说平水尊王是大禹;二说平水尊王是一位抗元烈士,生于宋朝末年,时蒙古军南下侵宋,为避人耳目乃毁容隐姓埋名于北竿岛,暗中结交忠义之士,时称四杰八雄,共12人义结金兰,誓报国仇,而抗元志士只有在汉人掌权的明代才有可能供奉。加上石板殿苍老的面容和陈迹来看,我们大致可以判断建于明初或者更早。

  殿内建筑风格承袭传统的建筑美学,以木结构为主,讲究严格的轴线,东西厢房左右对称,注重平衡,遵循比例和等差。

  正殿以“间”为单位构成单座建筑物,我们称之为“三间”,高大宽敞,坐落于一米多高的土台之上,香客游人通过台阶步入正殿。三间的柱子上有楹联,大多是有劝善谕人,如“人生切莫空计较,苍天自有大乘除”“积德招百福,扬善扫千灾”等。

  殿内神像较多,大致可分为“硬身”与“软身”,“硬身”的为石雕底座,泥塑像、大型的木雕像,称镇殿金身,“三间”正中坐着平水尊王供人膜拜的形体的神像,形体也最大。

  “软身”为可移动的财神爷,称出巡金身,每年的正月十四均要出巡一次。

  殿里的石雕,木雕、砖雕、瓦雕为殿里装饰,莲花、云水较为精细,线条流畅,造型精美。一些彩画,色彩艳丽,而且经历百年风雨不变色。

  跟东塍老街其他殿一样,殿前均配有路廊,殿前二层高的路廊,为东塍最大的路廊。

  路廊之南便是一条横街,横街与主街交叉形成岔口,岔口的石板滴水处已经留下大碗形状的滴水痕迹,时间久远不言而喻。岔口前面有一小空旷地,筑一戏楼,楼与殿遥遥相对。周氏大祠堂与小祠堂也在石板殿前五百米处相对而立。

  石板殿也是当时古镇文化、经济中心,虽然有些嘈杂却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。石板殿正前方约两百米处的“六呈行”是当时东乡最大的农贸交易市场;殿东有海盐的集散地,三门等地海盐来这里批发,张家渡等西乡的村落来这里进货;殿前一种赌博的方式——“倒筒”常年不绝,八月十六常有戏班演出,各式小吃呈现于前,当时石板殿豆腐干煮镬,小路廊的火烧饼,华戏棚的绿豆面碎是东塍招牌小吃,草鞋、蒲鞋等日用品交易十分繁杂。当时在东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走遍天下,不如东塍的石板殿下”。

  明代洪武年间某廪生所撰石板殿路廊对联“闤阓喧闐卌里车骑来北固,乡闾保障万家灯火属东塍”;“商旅过从万里鹏程凭直上,春秋祈报六街凤管奏承平”。民国时期周再贵颜体书“六邑通衢”四字于石板殿西面照壁;东面照壁楷体“一方保障”则由第三房周振第所书。这“卌里”说的是东塍与台州府的距离,“闤阓喧闐”、“ 万家灯火” “六邑通衢”写的是当时东塍繁华的情景,“一方保障”是东塍人祈福石板殿的写照,多个词语相合,以铭东塍历史。

  “文革”期间,在“破四旧,立四新”的狂热浪潮中,革委会、红卫兵和造反派,敲锣打鼓,腰系红绸,冲进寺庙,将彩色神像泥塑等珍贵文物一举砸的稀哩哗啦。“三间”也成为东塍供销社的被絮加工点。

[CropImg]sbd.jpg

  ps:如今,已修缮石板殿及殿前的路廊,以示对善良、美好的祈求和虔诚。 

 

 
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