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塍老地名,再现东塍灿烂的历史文化底蕴

    地名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载体,承载着一个地区非物质文化和精神文明的内涵。
    东塍前清属“安乐乡”,原来是典型江南水乡,它的地域比现在的行政区域要大得多,“安乐乡”下辖“琅坑庄”、“溪东庄”、“东溪庄”、“东塍庄”、“下管庄”“庙西庄”“洋渡庄”。1949年前后东塍行政区域更大,大田与邵家渡好多地域都属东塍区,大概就是原台州城以东的区域都均叫东塍,好多地名与水相关。
    我们自东向西,从“安乐乡”的“琅坑庄”说起。“琅坑庄”是旱庄,当年如果是旱天要求雨,“琅坑庄”是一庄独大,它求雨时台州行署专员要迎接的,它不求雨其他各乡庄是不能求雨。
    “琅坑庄”往西是大路头村,大路头古地名是大埠头,大路头是大埠头的谐音,大埠头一种解析大码头的意思。明.唐寅 《松陵晚泊》诗:“晚泊松陵系短篷,埠头灯火集船丛。”另一种是船行意思。不管哪一种它都与水有关,据当地的老人说在“学大寨,修水利”的运动中在邻村挖出一块石头,很光滑,据说是系船的用的。
    再向西有隔溪村与格溪沈村中间有琅坑溪,两村对溪而居;到东塍的后山一线,有九个叫沙岗的地名,上街的村民习惯叫“大肚岗”。这沙岗人工堆砌的迹象十分明显,形状与邵家渡街道塘头村逆溪的护塘坝相似,是减缓水流速度用的。
    东塍南面的溪东,原来叫“溪东庄”,因在琅坑溪的东面而得名,现在分为前徐村和后杨村。可东塍人习惯把两村合称为溪东,琅坑溪的西北面到山根一带较为开阔,人称东塍洋和山根洋,目前为农保区;琅坑溪溪水西流,位于东塍与溪东之间的平地,是东塍洋的西头,山根洋的东头,故该地就叫“西洋头”。
    再往西是绚珠村,绚珠村的南面有叫“火钳门”的地方,其原名叫“虾虮门” “虾虮”是当地“虾卵”的方言,与“火钳”同音,“虾虮门”就是虾卵交易的地方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兴修水利,学校的师生也参加劳动,在那里挖出船板等好多与码头有关的东西。一位双宅来的卢老师还在“虾虮门”那里掘出一段埋在淤泥中树,出土时较软,本想搬到家里当柴烧,谁知道搬到家里不久就很硬了,据行家说这是黑木,后来就卖给滩头一户人家。
    在“虾虮门”的南面是双宅村,老地名叫“山根”,是山脚之意,原来与洋渡、绚珠是隔河相望。后来因为全国统一命名,“山根”的同名较多,当年的春老师就假“山根”的上宅、下宅的叫法,改“山根”为“双宅”。
    东溪单、屈家在绚珠村的北面,其名字也与水有关,东溪单村的东面有一条小洋溪故叫东溪单,屈家原来叫“东溪屈”,是因为其东面有一条前门溪,小洋溪与前门溪汇合后称东溪,东溪单、屈家两村同属东溪流域。东溪西岸还有一地名,现在屈家人叫“象地坎头”,其实当年是晒鳗鲞的坎头,其真名应该为“鲞地坎头”。
   另外一种说法是来自清雍正四年(1726)乡村建制,《临海县志》的临海县乡庄里记载,“东溪庄”包含单家、屈家、殿下高、西丁等。
   西丁,原来是西汀,是小洋溪西面的一个小洲,后来屈家的丁姓人家住到那里繁衍接代,慢慢就改叫“西丁”了。
    “毛洲亭”在东山陈村,据东山陈村老李考证,那山较高,站在山上远望,可以观“千帆过”,“毛”与“望”、“洲”与“舟”方言是同音的。应该叫“望舟亭”。
    岩潭距离临海北高速路口只有3公里左右的路程。距镇驻地西约8公里,属平原村。村中原有一口潭,潭中有一块岩,故名岩潭村。又因该村民国时为二保地方,王氏祖先二房先居,故又称岩二。岩二村北面靠山,西面临溪,山水资源丰富,有很深的人文底蕴,王氏出过几个进士。
    岩二村的南面是上沙、下沙,这些地方多为泥沙堆积而成,目前在这些地方建房打基础,多能挖出细沙来;下沙的地方较大,就以居住人群姓氏等去命名,如下沙马、下沙周、下沙屠;还有隔水胡、隔水邵、滩头、溪边、赤水、船至、潮际……这些均离不开水。
    一种特定文化的象征,一种牵动乡土情怀的称谓。东塍老街有一墙弄叫“菜篮墙弄”这里每到东塍市日要交易菜篮、扫把、木勺等竹器日用品,现在好多已被塑料制品所代替,“菜篮墙弄”也失去往日的辉煌,留给人们的也只是乡情的怀念。
    “市头胡”与绚珠村相邻,绚珠在宋代就有集市,是临海较早的七个乡村集市之一,“市头胡”在绚珠集市的东头,胡姓聚居,故称“市头胡”, “市头胡”有一“长道地”里面出过好几个进士,现在与绚珠村连在一起,外地人很少叫“市头胡”了。
    东塍的“九间面”与“六房的九间廊”规模相当,相传是六房九间廊有一小伙子看中东塍九间廊一位姑娘,小伙子托人说媒,女方提出要有与东塍九间面一样的房子才嫁的条件,小伙子回家后好好赚钱,经过几年的努力,终于建成“六房的九间廊”, 小伙子的爱情故事也算圆满了,而两地的九间廊周围一带分别以“九间面”与“六房的九间廊”命名。
    “四方口井”是东塍周氏的聚居地,民国好多名人均来自“四方口井”周围的四合院,如当时空军司令周至柔、1946年曾任联合勤务总司令部办公厅中将主任周彭赏等,这一带就叫“四方口井”。
    “花台门”是辛亥志士周佩璜大院的台门,因为建筑较为讲究,台门的门楣上又有好多花卉、鸟兽、寿星、幼童的灰雕,村里人把这一带就叫“花台门”。
    “子方殿” “子方堂”原址就在现在东塍中学操场的舞台边,是一幢四合院的堂门。在民国初年之前,由于各方面条件差,小孩夭折者甚多,好多家长因为穷苦,只得将夭折孩子抛尸于野。东塍与溪东一带(现在东塍中学一带)原本是一片坟地,人烟稀少,较为荒凉,自然成为抛尸的场所。
    “凉棚”原来沙地,缺水,有歌谣云:“有女难嫁凉棚洋,谷子下田竖抝棚”,那里有很多抝水灌溉的棚子成就了“凉棚”之名;“柏枝园”有好多柏枝,屈映光在那里为了行人的方便造有“济生桥”。
    还有大儿子造房在溪的北边,就是现在的“洋渡大房”,笫六子造房在溪流的南边,就是现在的“洋渡六房”的传说。
    另外还有“洋渡坝头”、“葡萄园”、“花戏棚”、“后陈” ……在东塍也有一定的历史渊源,这些老地名纵使今人真不察,也是瑕疵不掩白玉放光彩。
    无论是城名,还是街名、巷名,特别是在当今“城改”狂潮中,历史街区大片铲去,地名便成了一息尚存的历史,那些记忆碎片依旧在我们的脑海里闪着光芒……
    老地名可以丰富东塍的地名文化,故事也可以真实再现东塍灿烂的历史文化底蕴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